活性免蒸洗技術的面市初期,帶給梁永生的喜悅隨即消失,接下來是鋪天蓋地的質疑。在采訪過程中,梁永生無奈的表示甚至有人稱他們為騙子。因為當時的反饋確實很不好,色彩鮮艷度上還是差些氣候,當時的梁永生很急切的解釋,請一些業內大咖親自到工廠查看,可是業內依然表示不看好。梁永生陷入了不停解釋的漩渦里,但是傳統活性確實需要蒸化處理,無蒸化不活性就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在青島新時代的肩上。梁永生也坦言表示,如果當時換一個名字也許會好很多,因為這套工藝確實是免去了蒸化和水洗的過程,很多企業都表示對這套工藝的極大興趣。但是梁永生依然執著的使用活性免蒸化免水洗工藝這個名字,是因為這套工藝確實使用的是活性墨水,使用活性墨水,免蒸化免水洗,那就是活性免蒸化免水洗工藝,也沒辦法起其他名字了。

    梁永生經歷了這樣一場風波,現在也很少解釋。采訪中梁永生表示,現在不解釋了,還是拿出了實際產品比較好。目前梁永生決定用產品來說話。他決定建立在廣州、江蘇、山東里的一些城市做標桿工廠,用產品的量產和市場的反饋來回應爭議。像目前正在生產的山東某工廠在產品黑色、紅色鮮艷度都有較大的提升,梁永生希望在年底會在色牢度、鮮艷度都提升一級。

  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,雖然爭議聲不斷,梁永生也不急于反駁了,無論是無蒸化不活性還是活性必須過蒸化也罷,梁永生就想著簡單點吧,他就針對活性墨水不斷進行活性免蒸化免水洗工藝的研究測試。梁永生表示,成也好,不成也好,最后都用產品來說話吧。